工商银行(01398.HK)

凯格精机IPO:员工行贿事件貌似甩锅、突击入股股东身份存疑

时间:21-09-28 15:3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来源:中宏股票 

中宏网股票频道9月28日电 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60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审核东莞市凯格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格精机或发行人)的(首发)申请获通过。 

然而回顾凯格精机冲关过程,不仅其前员工行贿事件情况被一次次问询,对突击入股新增股东身份的披露也貌似遮遮掩掩。 

行贿事件貌似撇责甩锅 

一度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凯格精机前员工刘勇军行贿客户事件,从一次次问询函及回复内容来看,关键争执点基本纠结在两方面:(1)刘勇军行贿用的是谁的钱(2)行贿事件的目的和所代表的行为。

(图片来源:2020年招股书) 

据河南省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9)豫0192刑初515号内容,刘勇军的证词显示,行贿之前刘勇军和公司负责人邱某商量,后来邱某又和公司总经理刘小宁、老板娘彭某(实控人之一)商议后同意支付好处费给客户方负责人李西航。且邱某和彭某的证词也显示,刘勇军找彭某商量此事后,从彭某手中拿到了费用。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而问询函回复显示,据河南省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21)豫0192刑初145号内容,刘勇军行贿是为了自己的业绩提成,使用的资金系其在公司的业务提成款。

(图片来源:问询函回复) 

尽管后来的一次次问询回复中,凯格精机及保荐机构用各种材料佐证提成款的真实性,甚至披露了首次行贿资金系暂扣的刘勇军2009年提成款的数据和当年暂扣提成款的原因。但令人不解的是,刘勇军第一次行贿时间为2018年,也就是说凯格精机将刘勇军2009年的提成款暂扣时间长达10年之久。其次所认定的2009年提成款暂扣系2011年4月刘勇军曾与公司竞争对手合作开设“深圳市创世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被公司知晓。即使以此计算,之间结算时间也长达三年。退一步而已,即使所行贿资金为刘勇军业务提成,参照(2019)豫0192刑初515号判决书,邱某和彭某证词彼时貌似也涉“伪证”之嫌。

(图片来源:问询函回复)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2021)豫0192刑初145号判决前,刘勇军于2021年1月8日后处于取保候审状态,也就是说,在刘勇军取保候审后,其证词发生了变化,而与之对应的是,凯格精机更新的招股书声明保留刘勇军的股权利益,理由为从业时间超过10年。

(图片来源:问询函回复) 

突击入股股东身份之谜 

招股书显示,2020年6月18日,凯格精机召开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1)注册资本由5150.00万元增至5700.00万元,增资价格为10.00元/股。(2)本次增资全部由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及朱祖谦认购,其中:平潭华业以150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50.00万元;鑫星融以150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50.00万元;中通汇银以100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00.00万元;世奥万运以100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100.00万元;朱祖谦以500.00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50.00万元。2020年6月22日,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了本次变更。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书) 

按照创业板上市委要求,招股书需要对突击入股股东资料详细披露,个人股东需要披露履历及资金来源。而凯格精机招股书中除对平潭华业、鑫星融、中通汇银、世奥万运四家公司详尽披露外,对自然人朱祖谦的披露仅显示了朱祖谦的国籍、身份证号码和住所。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书) 

公开资料显示,凯格精机实控人邱国良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而该校党办副主任恰好也为“朱祖谦”。关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朱祖谦”的情况,百科资料显示其出生于1951年10月,中共党员,职务为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党政办公室副主任、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校长办公室副主任兼校友工作办公室主任(正处级)。对照两个“朱祖谦”的资料,出生年份和住所恰好相同。 

此外,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网站也显示,凯格精机实控人邱国良为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广东校友会会长,而朱祖谦为该校校友会秘书长。且公开资料尚显示,朱祖谦尚兼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

(图片来源: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网) 

虽然凯格精机对此疑点未予回应,但如若两个“朱祖谦”为同一人,则其入股合规性及资金来源、是否存在代持股权等情形貌似应披露供审核。 

业务持续及稳定性或待考 

参照申报数据,2017年至2020年度,报告期各期凯格精机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4558.04万元、43361.63万元、51519.69万元和59521.92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462.56万元、3720.29万元、4868.92万元和8418.64万元。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呈总体上升趋势,盈利能力在不断增强。 

但从所披露的各期前五大主要客户信息而言,2017年第一大客户为富士康旗下公司ARMADALE,以9409.62万元位列采购金额第一名,2018年其采购额却只有2178.66万元;即使连同ARMADALE在内,富士康旗下各公司2018年采购额也仅3592.36万元,不足ARMADALE2017年度采购额的一半,2019年更是进一步下降到2401.50万元;2017年捷普采购情况未披露,2018年以936.40万元位列第5名,2019年以3301.89万元位列第一,2020年却又从前5名中消失;鹏鼎为2020年第一大的客户,采购额达4420.63万元,但此前三年仅2017年以2370.48万元的采购额列第二位;GKGASIAPteLtd公司2017年、2018年采购额分别为2247.68万元和3743.93万元,位列当期客户第三和第一,之后连续两年再未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序列。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申报材料中凯格精机披露,截止上会稿签署日已取得的专利达85项,但实际上以实用新型专利居多,发明专利仅有21项,且其中18项的获得时间均在2014年以前(含2014年),而2018年(含2018年)之后再无发明专利产生。在专利申请认证中,发明专利需要具备“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仅要进行形式审查,还需要进行实质审查;而实用新型专利只进行形式审查,只需要具备“实质性特点和进步”,其创造性水平要求比发明低的多。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自动锡膏印刷机的全球知名品牌主要有:英国DEK、美国MPM、德国EKRA、德国西门子SMT、日本YAMAHA、日本松下SMT、日本JUKI、日本FUJI、日本SONY、日本SANYO、韩国HIT、韩国三星、韩国ESE、韩国INOTIS,国产知名品牌主要有:凯格、广晟德、环城、日东等。在主要客户变动频繁、仅靠原有发明专利技术的情形下,凯格精机能走多远或仍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