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银行(01398.HK)

银行网点“瘦身”年内1720家关停 四大行上半年员工减少2万多人

时间:21-10-11 07:3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彭妍

随着银行业数字化转型提速,银行网点收缩的态势仍在持续。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信息平台的数据统计发现,截至10月10日,今年以来商业银行机构退出列表中合计共有1720家银行网点终止营业。

伴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银行物理网点关停量仍在持续增加。与此同时,商业银行在推进数字化转型方面成效显著,特别是今年以来多数银行加大了对于区块链、数字人民币等前瞻科技领域的布局。

四大行网点“瘦身”

上半年员工减少2万多人

《证券日报》记者查看部分银行近年的年报发现,银行网点数量呈现连续缩减的趋势。以工行为例,2016年至2020年各年度末,该行营业网点数分别为16429个、16092个、16004个、15784个、15800个。根据银保监会金融许可证信息平台的数据统计后发现,截至10月10日,商业银行机构退出列表显示,今年以来已有1720家银行网点终止营业。

各家银行在半年报中也披露了物理网点的关停情况。截至2021年6月底,四大行网点数量与2020年年底相比,合计减少74个。其中,建行上半年网点减少数量最多,6月底的网点个数相较于去年底减少了85个。

网点瘦身带来最显而易见的结果是员工数量的变化,对比2021年的半年报与2020年年报数据发现,上半年四大行的人员也减少了22325人。其中工行由去年末的440000人减少至430000人,农行由459000减少至454081人,中行由309084人减少至305594人,建行则由349671人减少至345755人,四大行上半年合计减少了22325人(备注:以上数据均不含劳务派遣)。

在银行分析人士看来,银行网点关停的背后,除了离柜业务率走高、网点收入成本高等原因外,银行不断推动的数字化转型是银行网点数量不断缩减的主要原因之一。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多的银行网点终止营业是一种正常现象,伴随着金融业务的线上化迁移以及移动用户的不断增长,银行需要衡量网点的收入成本,并根据经营业绩进行合理调整。

数字化转型驱动

银行收缩网点

在金融科技赋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改革下,整个银行业都在持续加大金融科技资源投入,全面深化科技与业务融合。特别是今年以来多数银行在加大对于区块链、数字人民币等前瞻科技领域的布局。

银行业整体对金融科技投入的重视,在上市银行半年报中相关披露的数据中可见端倪。2021年上半年,邮储银行信息科技投入52.0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3%。招商银行2021年半年报数据显示,该行上半年信息科技投入50.55亿元,同比增长28.89%,是其营业收入的3.26%,同比提高0.4个百分点。

同时,几乎所有上市银行均在半年报中提出加强科技赋能。工商银行(01398)、建设银行、邮储银行等在半年报中披露了新版金融科技顶层设计规划。例如,工商银行半年报披露,该行研究制定了《中国工商银行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1-2023年)》。规划期内将显著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和金融创新能力,以科技自立自强和数字化重构双轮驱动,引领具有时代标志的银行数字基因变革,打造“敏捷、智慧、生态、数字、安全”五位一体的“科技强行”。

然而,银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仍面临挑战。“一是金融科技人才方面,一些区域性银行难以吸引到高级金融科技人才;二是组织架构与协调性,数字化转型需要各业务部门自上而下配合,或是专门成立数字化转型相关的部门,一些银行在行动力方面有所缺乏;三是成本收益上,数字化转型的前期投入大于产出,如何衡量不同方案下的成本及未来预期收益仍面临挑战。”苏筱芮称。

对于未来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在苏筱芮看来,一个是智慧网点,一个是轻型银行。“智慧网点的落地,既是商业银行主动拥抱科技、积极求变之举,也是行业发展的大趋势;而轻型银行则要求机构具备较高的科技实力,对线上业务的前、中、后各环节进行全面布局,做好线上用户的精细化运营。”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对于数字化转型方向,在银行层面,积极向线上进行布局,结合金融科技,尝试全新场景应用和金融业的结合,将金融功能化、模块化。

银行人员结构重构

金融科技岗成“香饽饽”

随着银行业数字化转型加快,银行从业人员的需求结构也在发生着变化,未来银行柜面人员将会持续减少,而银行对金融科技类人才以及复合型人才的需求将进一步加大。

从银行今年半年报披露的相关数据来看,银行的从业人员数量虽然在不断减少,但信息科技人员的占比却在增加。建行在半年报中表示,于6月末,金融科技人员规模高达1.4万人。此外,交通银行、邮储银行披露相关金融科技人员均超4000人。

“减少的主要是柜员,因为很多原来柜台业务,客户自己现在通过线上或者机器就可以完成,所以也就不需要这么多的网点以及柜员。”某国有大行的理财经理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另一家股份制行的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随着数字化转型,银行人员结构正发生重构,技术人才需求急速增长。“目前我行也正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提高金融科技人员占比。”

从2022年国有大行秋季校园招聘公告来看,银行对于金融科技类人才求贤若渴,金融科技部门成为主要招聘岗位之一。从规模来看,国有大行秋招规模较去年也有明显提升,其中对金融信息和科技类人才的诉求越来越强烈。

苏筱芮表示,人才大战是金融科技欣欣向荣的一个缩影,随着金融数字化转型进程不断深化,抢人大战也逐步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反映出市场机构对科技基础设施与人才队伍建设对重视,也表明科技驱动的金融业务具有光明的前景。

“银行主要涉及的是IT人才,当前银行要逐渐步入开放银行,借助第三方金融科技企业,尝试金融创新,例如区块链和ABS债务发行的结合、数字人民币,这就需要银行内外信息技术人员合作,去结合现实场景,完成金融创新商业落地。这些全新的金融创新是金融业结合现实场景的创新,所以银行要加大金融科技的投入,但这些投入只是一部分,进一步内外创新融合,打造全新金融场景才是关键。”盘和林称。